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腾讯起诉乌龙,老干妈或成最后赢家?

来源:ename.cn 2020年07月05日 20:01

腾讯起诉老干妈反转再反转




事情的经过充满了神奇色彩,堪称年度第二场商业大戏(第一场网友们投票为当当事件)。


2020年6月30日,腾讯请求查封贵州老干妈公司1624万财产获得法院支持。


消息一出,网友们先是一脸问号,这两家公司什么时候搞在一起?



腾讯不吝啬给出回应,是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市场合作,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资产保全,法院裁定冻结对方企业账户。



接着反转来了,老干妈发布声明:未与腾讯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腾讯你被骗了。并帮腾讯报了警。


随后贵阳警方通报,3人伪造老干妈印章与腾讯签订合同,已被刑拘。



一个互联网头部公司,竟然被3个人骗了,这让腾讯的脸往哪里搁。


况且,腾讯真的很认真在帮老干妈打广告,前期准备的时候骗子3人还一本正经的当甲方,对物料提出修改意见。



谁知到头来全都一场空,真心终究是错付。


值得一提的是,有人爆料,腾讯的失误是因为使用了某搜索引擎,被引导点进了骗子网站。据此,大家纷纷猜测是百度,百度不得已发出声明:手里的瓜突然不香了。并否认三连。


而支付宝、字节跳动也纷纷赶来嘲讽。


这一出着实让人惊叹,老干妈或成最后赢家。


相关推荐

你知道收取茶位费是"行规"还是霸王条款呢?

东方IC供图深圳晚报记者李超近日,某知名连锁餐厅因强收茶位费而被有关部门要求整改,引发市民热议。茶位费能不能收?市面上餐厅茶位费收取情况如何?深晚记者于日前随机走访了部分餐厅,发现收取茶位费的情况并不少见,商家与市民对此莫衷一是。走访:收取茶位费情况不少见价格幅度2元至5元不等6月14日,深晚记者随机走访部分餐厅聚集的商业综合体时发现,以快餐简餐为主的餐饮单位收取茶位费情况较为少见,但自主点菜的餐厅则大部分需要收取茶位费,收取幅度介于2元至5元不等,其中3元和5元价位的茶位费最为常见。饭点时段,深晚记者随机走访了宝安区海雅缤纷城10余家餐厅,其中七成以上餐厅明确在菜单上规定按人头收取茶位费。茶位费为每位收取2元至5元不等。餐厅对茶位费的定义及范围也是五花八门。有的餐厅茶位费包含自助茶水、餐前小吃、“美元纸巾”;有的则在菜品饮料“荷叶刮油茶”旁标注小字“茶位”进行明确。事实上,除了茶位费,不少隐形收费项也常见于各餐厅菜单。市民陈先生向深晚记者透露,自己在位于梅林福田农批附近的一家大酒楼消费,除了支付茶位费,还被收取了消费金额10%的服务费,但在用餐过程中也没见有比普通餐厅多的服务。深晚记者走访时,也在一家港式茶餐厅菜单上看到,顾客自带酒水,须支付100元的服务费。顾客:合理范围内可接受商家:按人头收取茶位费对于餐厅收取茶位费等隐性费用,不少市民已习以为常。走访时,近八成的消费者向深晚记者表示,现在外出就餐几乎都要被收取茶位费,已经习惯了。不少市民认为,适当收取茶位费可以接受,但费用过高就不合理。对于服务费的收取,不少市民就表示,如果菜单上明确了,自己会有意识地避免此项消费,但如果商家在没告知的情况下强制收取此项费用,就不能接受。那么,顾客不喝茶或餐厅其他的饮料,是否可以免去茶位费呢?深晚记者走访时,相关餐厅服务员皆明确,入店就餐就须按人头收取此项费用,不喝茶也要收取费用。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餐厅经营者告诉深晚记者,收取茶位费是大部分餐厅的做法,目的是提升营业收入,收取多少与餐厅经营成本关系较大。不过,深晚记者在走访时也看到,部分餐厅并未收取茶位费。如喜家德虾仁水饺、太二酸菜鱼等,其中太二酸菜鱼还以洛神花、陈皮作为免费茶水提供给顾客。律师:收取茶位费侵犯了消费者合法权益收取茶位费、服务费是否合理,又是否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呢?广东普罗米修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加媛认为,餐厅收取茶位费、服务费,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餐厅收取茶位费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王加媛介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九条明确,消费者有权自主选择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经营者,自主选择商品品种或者服务方式,自主决定购买或者不购买任何一种商品、接受或者不接受任何一项服务。消费者在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时,有权进行比较、鉴别和挑选。对于收取茶位费,每家餐厅做法不一,部分餐厅在菜单上明确收取相关费用价格,部分餐厅则未明确,消费者结账时才知悉要收取相关费用。对此,王加媛提醒道,如餐厅在消费者结账之前不明确知悉茶位费等事项及价格,属于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以及自主选择权;如未提前告知,消费者可依据相关法律规定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顾客自带酒水,餐厅收取服务费,又是否合理,是否涉及法律问题?王加媛认为,餐厅收取自带酒水服务费是不合法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并借助技术手段强制交易。

2020年06月17日 17:19

玻尿酸大厂福瑞达推首个彩妆品牌「UMT」,瞄准Z时代“U次元”美妆消费市场

在美妆护肤市场大爆发、龙头「完美日记」估值冲向20亿美元时,“大厂”的子品牌们已经不甘只作为2C分销媒介在大厂背景板下乘凉,而是选择走入烈日当空的市场,争做“新消费品牌”。在我们还在创业品牌大海中上下求索“谁能在群雄逐鹿时代冲线”时,大品牌已经悄悄站上起跑线,等待追逐战枪响。36氪获悉,国内玻尿酸大厂山东福瑞达于近期推出了新美妆品牌「UMT」,该美妆品牌也是山东福瑞达推出的首个彩妆品牌。据透露,「UMT」于2019年9月份正式立项,预计将在今年5月上线「亚特兰蒂斯」系列产品,据透露,该系列产品将包括高光、粉底液、眼影、唇釉等。多品牌战略下的年轻化尝试“我们观察到:在中国颜值经济发展下,彩妆市场的增速远超护肤品,短视频、KOL机构等快速催熟国货美妆,对比护肤品牌,美妆品牌更容易实现快速造星”。「UMT」品牌的负责人Anne解释道。在福瑞达旗下品牌凭借“玻尿酸喷雾”、“益生菌水乳”等在社交媒体上快速蹿红后,福瑞达看到了年轻Z时代消费群体的消费潜力。此次新美妆品牌即瞄准“Z时代美妆进阶消费群体”,试图通过强社交营销打法掘金Z时代消费市场。作为大厂孵化的首个美妆品牌,「UMT」从品牌假设上全面年轻化、社交化:在品牌故事上,以“次元破壁,理想无限”为slogan,主打奇幻、色彩突出的美妆单品。「UMT」围绕95后、Z世代的自由主义消费者提出了“U次元”概念,收割一系列“圈地自萌”的消费群体。除此之外,「UMT」还推出了“无色限、无歧视、无污染”的概念,全线产品无塑封包装,紧追美妆环保潮流;在营销手段上,「UMT」突出强调了“视频营销”的重要性,预计将在营销推广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开展推广运营。在私域流量方面,品牌也将引入“品牌IP形象”,进行用户社群维护。在定价上,「UMT」避开了当前的低价高竞争市场,提出“小轻奢”概念。据介绍,其「亚特兰蒂斯」系列主打产品⾼光零售价为139元,⾼于同类产品。「UMT」亚特兰蒂斯系列产品在品牌透露的招商书中,「UMT」提出“联合护肤大厂+国际品牌彩妆供应链”,表示将联合美妆大厂开发“养肤”彩妆品,深挖美妆供应链。依托福瑞达背景,「UMT」可突破传统美妆品牌在原料筹备、配方筛选和产品更新上的生产壁垒,品牌的未来规划还包括与国内美妆供应链企业联合建厂,接入护肤生产线。目前,「UMT」已与国内某著名美妆供应工厂达成合作,合作研发的第一款产品为养肤粉底液,该款粉底液产品也将作为主打产品,成为「UMT」市场突围的重点品类。国内大厂品牌化:“背靠大厂、不好乘凉”除却福瑞达,近期动向不断的美妆供应链大厂还包括“友商”华熙生物。两家大厂你来我往的竞争背后,是大厂“孵化新消费品牌”的野望。与传统的“多品牌战略”不同,“孵化新品牌”意味着原料大厂正从台前走向幕后,正谋求从微笑曲线的左端,走向微笑曲线的右端,争夺最大的市场盈利空间。在大厂眼中,子品牌的盈利能力、发展能力和品牌价值已经进入新阶段,原料优势已经不能持续支撑品牌的发展预期,传统以价位和成分区分的简单品牌策略已不在适应市场发展的趋势,品牌需要更年轻、明确的定位和更强的企业营销手段。于是,大厂品牌们开启了“向年轻消费群体倾斜、向国产美妆护肤品牌全面取经”的全面年轻化战略。华熙生物旗下护肤品牌「米蓓尔」在近期官宣了新品牌代言人李治廷,引入流量进一步完善品牌建设,福瑞达旗下的「颐莲」、「瑷尔博士」则携口碑爆款大举入驻直播推广。各大厂品牌正逐渐弱化“大厂品牌”的存在感,加速建设专属品牌形象,建立独特、完整的独家品牌资产。在宏观子品牌布局上,品牌也试图“转向换道”,拓展细分市场。福瑞达左转彩妆,切入美妆新市场淘金;华熙则直行个护,一路向西,推出首个母婴个护品牌「润熙禾」,目的都是短线拓展市场大盘,长线避开市场内的品牌互相竞争。

2020年05月21日 11:45

租客网:长租公寓市场竞争激烈,如何保住自身品牌?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29日 14:52